当前位置:西厢聪传媒历史东晋王朝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建立的?为何那么快就灭亡了?
东晋王朝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建立的?为何那么快就灭亡了?
2022-09-23

西晋灭亡后,西晋皇族司马睿在江东建立政权,史称东晋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司马睿是司马懿的曾孙,琅邪王司马觐的儿子,15岁时袭封琅邪土。西晋末,东海王司马越北上参与诸王争斗,将其军事重地下邳交由睿镇守。不久,司马越又迁升他为安东将军、都督扬州诸军事,使其移镇建邺:为自己退守江南预作准备。

司马睿和当时著名大族琅邪王氏关系密切,他移镇建邺后,得到了以王导、王敦为首的北方士族高门的全力支持,由此也受到本来持观望态度的江东士族高门的拥护。东晋王朝正是在南北世家大族的拥戴下建立起来的。

建武元年二月,晋愍帝被刘曜俘虏的消息传至建邺。三月,司马睿称晋王,改元建武,定宗庙社稷于建康。次年二月,晋愍帝死讯传至建康,司马睿称帝,是为晋元帝,定都建康,改元太兴,史称东晋。

东晋政权是在南北门阀大族的支持下建立的,当时士族制度已经发展到顶峰,东晋朝廷实行的是典型的门阀政治,朝政为几家大士族轮流掌管。从南北门阀大族的地位来说,北方门阀大族在东晋政权中,始终占据主导地位,而江东门阀大族却处于次要地位,其权势远逊于北方门阀大族。在这种政治形势下,出现了北方士族王、庾、桓、谢四家轮流执掌朝政的局面。

东晋初期的政治格局,是琅邪王氏与皇室司马氏共执朝政,即当时所谓的“王与马,共天下”。在晋元帝建立东晋的过程中,琅邪王氏的代表人物王导、王敦等人起了重要作用,因而东晋建立后,晋元帝使王导以侍中、司空、假节、录尚书事、领中书监辅政,以王敦为大将军,都督江、扬、荆、湘、交、广六州诸军事,江州刺史,加荆州刺史,总统建康上游诸军事。

王氏兄弟一内一外,完全控制了东晋军政大权。晋元帝徒有皇帝之名,以至在元旦朝会时,竟欲请王导同登御座,共受群臣拜贺.由于王氏权势逼人,与晋廷矛盾逐渐激化。于是晋元帝信用丹阳尹刘隗、尚书令刁协等人,对王导逐渐疏远。

太兴四年,晋元帝任命尚书戴若思为征西将军,都督司、兖、豫、并、冀、雍六州诸军事,司州刺史,镇合肥,丹阳尹刘隗为镇北将军、都督青、徐、幽、平四州诸军事,青州刺史,镇泗口。两地驻军皆以讨胡为名义,实际上是为防御王敦作的布置。

王敦对此不能忍受,于永昌元年以诛奸臣刘隗为名,自武昌起兵进攻建康。王敦不久便攻入建康,杀戴渊、周觊等人,刘隗逃往北方。晋廷以王敦为丞相、都督中外诸军事、录尚书事王敦仍回武昌遥控朝政。晋元帝忧愤而死,其子司马绍即位,是为晋明帝。

晋元帝迫于王氏权盛,临死仍只好遗诏令王导辅政。当时王敦居武昌遥控朝政,王导任尚书令、司徒辅政,王氏其他子弟亦都身居要职。如王敦兄王含为征东将军、都督扬州诸军事,其从弟王舒为荆州刺史,王彬为江州刺史,王邃为徐州刺史。后王敦又自武昌移镇姑孰,自领扬州牧。王氏势力达到极盛。

太宁二年,王敦身患重病,晋明帝乘机下诏讨伐王敦。王敦起兵与明帝对抗,命王含为统帅,率军进攻建康。王含军至建康,被中军司马曹浑等军击败。王敦闻知败讯,随即病死。明帝尽诛王敦一党,王敦之乱宣告结束。王敦虽已败亡,但王氏势力却未因此而衰。

王敦叛乱平定后,明帝仍以王导居中辅政,并由司徒进位为太保,王氏子弟王舒、王彬等仍居显职。王氏专制朝政的局面在东晋维持了20余年之久,直至庾氏兴起后,王氏在政治上方退居庾氏之后。

庾氏指颍川与帝室联姻的一房,它是兴于魏晋之间的世家大族,西晋末年战亂时避乱江南。东晋明帝时,颍川庾氏的代表人物庾亮,以明帝皇后之兄的身份,受到重用,任职中书监,与王导共执朝政。自王敦失败后,庾氏势力渐盛。

咸和七年,庾亮迁任都督江、荆、益、豫、梁、雍六州诸军事,领江、荆、豫三州刺史,镇武昌。庾亮虽居外镇,仍遥控朝政,手握强兵,雄踞京师上流,当时为文武百官所趋附,庾氏势力显对王氏构成威胁。

武昌在建康之西,王导以此喻指庾亮势力逼人。咸康五年,王导病死,晋廷大权尽入庾氏之手.咸康六年,庾亮病死,其弟庾翼代任其职,仍镇武昌。永和元年,庾翼也因病死去,桓氏势力崛起,庾氏随之衰落。

桓氏是谯国高门,西晋末年过江。桓氏代表人物桓彝被当时尚未称帝的司马睿辟为掾属,后居名臣之列。桓彝之子桓温才干过人,是明帝女南康公主驸马。庾翼死后,桓温出任都督荆梁等四州诸军事、荆州刺史。永和二年,桓温岀兵灭亡割据巴蜀的成汉,威望渐重。

随后,桓温又先后于永和十年、永和十二年、兴宁元年三次北伐,主要目的是以军事胜利树立威望,伺机篡夺东晋政权。桓温的前两次北伐战功显赫,由此官至犬司马、都督中外诸军事、加扬州牧,大权独揽。咸安元年,桓温为进一步立威,废掉废帝司马奕,改立司马昱为帝,即简文帝。次年,简文帝死,临终遗诏桓温依王导故事摄政。

桓温本以为简文帝将禅位于己,对仅让他摄政大为不满,上疏请求加九锡,准备篡晋。当时桓温已重病在身,居中执政的谢安、王坦之等故意拖延,迟迟不予作答。宁康元年七月,桓温病死,司马氏得以保住了帝位。桓温死后,桓氏势力大减,但不曾完全衰落,其弟桓冲为中军将军,都督扬、豫、江3州诸军事,扬、豫2州刺史;桓豁为征西将军,督荆、扬、雍、交、广五州诸军事,荆州刺史;桓石秀为宁远将军、江州刺史。

谢氏是陈郡高门,西晋末年避乱江南。建元二年,谢氏代表人物谢尚出任南中郎将、后督豫州四郡军事,领江州刺史。不久转任西中郎将、督扬州之六郡诸军事、豫州刺史。谢氏势力逐渐崛起。谢尚从弟谢安被桓温辟为司马,后拜侍中、吏部尚书、中护军等显职,权势渐重。

桓温临终前欲篡晋祚,只因谢安和王坦之等在朝中主持事务,多方拖延阻止,才保住了东晋王朝。桓温死后,谢安迁任尚书仆射,领吏部,后总理中书省事,执掌朝政。后又加领扬州刺史,迁中书监、录尚书事。太元八年,谢安遣从子谢玄与子谢琰统东晋精卒北府兵在湖水大破前秦苻坚30余万大军。

晋廷进安太保,都督扬、江、荆等15州军事,加黄钺。谢安虽控制了朝政大权,但因其权势过重,受到朝廷猜忌。太元十年,他被迫请求北征,出居广陵,当年死去。东晋王室司马道子出任扬州刺史、录尚书事、都督中外诸军事,控制了朝政,谢氏掌权的局面遂告结束。但这时离东晋灭亡,已经为时不远了。

东晋是典型的门阀政治,这就决定其治国所实行的必然是偏安一隅不图进取,以及优容宽惠士族的政策。纵观东晋一朝,执政者大多满足于偏安的局面,治国举措唯在自保。晋室南渡初期,晋元帝忙于稳定东晋统治,无力北顾。

此后,东晋统治阶级内部矛盾重重,各派势力争权夺利,根本不为国家、民族利益着想,没有谋求恢复中原的长远规划。即便有个别人真心从事北伐,因受各种牵制很难成功。再如桓温北伐,则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声望,以图代晋。

在这种动机下,自然也不可能全力进行北伐。同时北方士族大批南渡后,经过多年的掠夺与经营,大多在南方建立了自己的家园,过着腐化享乐的奢侈生活,不再想通过艰苦的奋斗,回归故园。东晋各代执政者,基本上奉行的是偏安江南的国策。

南北士族地主在东晋朝廷的纵容下,广占田园山泽。南方士族地主世居江南,历来势力强大,在孙吴统治时已经是“势利倾于邦国,储积富于公室”。东晋政权当然不会触犯他们的利益。侨居士族为了扩大土地和劳动人手,到处求田问舍,因而南北士族拥有大量的土地和劳动人手。

南北士族不仅占有大片良田山泽,而且占有大量的劳动人手,并得到朝廷法律的认可。东晋政权为了优裕士族,沿袭曹魏以来赐客、复客和荫户的传统,实行给客制度。

此外,士族还可按官品占有典计、衣食客等人户,待遇与佃客相同。实际上,由于士族有荫客荫亲属的特权,所以他们占有的各类私附人口,远远超过上述数字。如王彪之为会稽内史,在任8年,大力搜括豪强隐匿人口,得3万余户,相当于全郡总民数的五分之一,由此可见士族私附人口的数量之多。

结语

政治特权是经济特权的保障。东晋用人因袭西晋九品中正制,高门士族大多世代居于显位,垄断高官美职。东晋最高军政大权完全掌握在高门士族手中,他们欺压百姓,胡作非为,全不受法律约束。因而东晋政治腐败,赋役繁苛。

西厢聪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